中考不定时诈尸

【楚留香】关于设计和游玩

说真的,楚留香设计的十分巧妙,大家不经意间也玩出了特色
少林那叫明骚,暗香都是暗秀
华山全都明秀,武当全是暗骚
云梦带头呵呵
沧海:等我长大我就把你们都杀了

少暗接龙22-25年龄段
我真的不会认真写……好垃圾啊
暴露作文水平,天呐,丢人
前篇连接走评论

【楚留香】酒

江湖快报————

众所周知,武当闻道才道长酿的酒和华山风无涯师兄酿的酒是一等一的好喝
同时也养成了同门子弟如宋某,黄某,华某等人爱偷酒的毛病

可就在最近,不愿透露姓名的武当宋某人发现黄某人已经有一周没和自己一块偷酒了,但天天都能看见他对着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泥坛子傻乐
坛子上全是冻土制作粗糙,一看就不是武当出品
经过宋某人的证实,坛子里装的是酒,酒味醇香,只可惜黄某人着实护的紧且并未作出任何回应,持回避态度

同样也是最近,华山风无涯师兄早年亲手酿制的为数不多的几坛子酒频频失窃
据华山派不知名小师弟透露,齐无悔师兄已经气的半夜偷偷溜去鸣剑堂屋顶蹲守,风无涯师兄对此事并未做任何表态,只是笑而不语,近来心情极好
以及十分可疑是,鸣剑堂华某人最近得了好酒且被目睹晚上偷偷拿出来喝,经证实喝的乃是武当闻道才道长所酿造的桃花酿,据其本人描述,是行侠仗义后送的礼,至于是什么酒本人并不清楚只知是好酒罢了

如有对以上事件知情的少侠请毫不吝啬的将自己的情报分享,娱乐你我他,真相靠大家

【楚留香】关于真相

玩楚留香你迟早要认请很多真相
就比如
华山没有女弟子,暗香没有男弟子
少林不存在什么小正太,沧海根本没有小萝莉
更别说什么云梦的小姐姐,武当的小道长了

我不辱使命逮到画画的人了【面带微笑.jpg

枢木菌:

梗自@亦 被抓去画画的人 我
我感觉 没画好 不会画唧唧。
拖着很久 抱歉【土下座
少暗还行 就是和尚没个正脸
不要嫌弃我。。。

【楚留香】第一届少暗传功

我们群里第一届少暗传功大会结束了!!
本次活动,总共十人参加!

本次的主题是:嘿嘿嘿~

第一棒@亦 —皮皮华
第二棒@林芼之 —辞哥
第三棒@咸鱼清 —澜哥
第四棒@Ling. —有哥
第五棒@洛不珏 —裴宿
第六棒@眠于北风沙 —三途途
第七棒@木…木不动了… —木木师父
第八棒@萧少羽毛 —终莫离
第九棒@九瑛今天也很方 —方大老板
第十棒@尘叶子的生命里有只可爱的蛋黄 —兮哥
本次整理人@亦 (皮皮华本人

以上!

因为老福特新版大家也知道,再加上查的严
只好走链接了,见评论

【楚留香】没衣服穿

空间看到的梗,笑炸了简直hhhhh
套借梗预警⚠️
因为觉得这种事某种意义上并不适合发生在少林所以没有写少林场合
————————————————————————
【武当】
刚做完课业的道长推开了弟子居的门
只见自己的师弟赤身裸体的坐在床上有些慌张
“师弟!?你,你这是怎么回事?”
“师、师兄,我,我我是,是没衣服穿了!”话一出口小道长自己也愣了一下显得更慌张了
挑了挑眉道长疑惑道“我们武当怎么会没衣服穿呢!?”说着便走向了衣柜
“你看,这外衣就有一件,两件,三件,四个,五件……”
“嗨~道、道长好啊~”

【华山】
推开了房门如眼的是慌忙拿被子裹住下半身的师弟
“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裸睡的习惯?嫌热就光着去龙渊跑圈去啊”微微皱了皱眉师姐觉得哪里不对
“我那什么师姐,我那个衣服被,被师兄抢去了!”
“哈?那你不会拿你师兄的衣服吗!?”说着师姐打开了衣柜,“你看,这不是外衣,这不是腰带,这不是道长,这不是……”
“………………”

【暗香】
“师弟?你怎么光着身子?”
被叫住下意识又往被子里缩了缩,“师姐,我这不是在,找裤子吗”
“噗…找裤子干嘛,这不是有很多漂亮的小裙子吗?”师姐轻笑了一声打开了衣柜,“你看,这是兰花纹的,这是紫纱裙,这是蕾丝边的,大师又来了啊,这是我们特地拿香熏过的”
“……诶?”

【楚留香】嫁与娶

傻屌段子预警⚠️
假华武华预警⚠️
—————————————
小华山在华山派仅待了一年,然而在这一年中产生了许多的疑问
其中他最疑惑不解的便是“为什么师兄成天喊着拐道长,最后,都是要嫁过去的呢?”
抱着这个疑惑他找到了师兄
师兄挑了挑眉毛摸了摸他的头语重心长的解释道
“你还小,自然是不懂的,这嫁过去啊和娶过来,实际上是一点儿区别都不存在的,最终的一切,还是要取决于你的床上功夫的!”
小华山瞪大了眼,眼神里满是崇拜的看着师姐一脚踹飞了师兄

【楚留香】两小无猜都是假的

传说中的两小无猜到拜堂,全程傻屌,我真的不会正经写长篇短篇
暗香:莫常宁
少林:穆江
——————————
【出生】
他们是几乎同时出生的,两声啼哭分别在临近的两间屋舍里传出
两家人本就关系很好,甚至是到了准备定娃娃亲的地步,只可惜出生的两个都是男孩儿
虽说如此,两家还是对两人未来能够成为好友,好兄弟,充满了期待
没错,他们太默契了,默契到一个睡着了另一个就开始哭闹,直到被吵醒才会止住眼泪
默契的俩家人是一个劲的流眼泪

【小时候】
后来他们长大了些
已经过了哭闹的年纪,来到了上房揭瓦的时代
两个人成了好朋友,各种意义上的好朋友
举个例子你就懂了,有一次,莫常宁在穆江的怂恿下逞能斗恶犬,结果可想而知,被追的到处跑,最后被逼的上了房,在房顶大骂穆江
穆江呢?穆江在底下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然后他笑着笑着发现那狗在莫常宁上了房以后就一直看着自己
结果?莫常宁在房顶上指着身边的穆江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俩人就在房顶上打了一架

【长大些】
后来他们又长大了些
正值少年意气风发之时,他们有了自己的志向
两个截然相反的志向
莫常宁想安安稳稳的过自己的日子,穆江则想闯荡江湖行侠仗义,做一个超酷的刺客
他们各自向自己的志向进发,穆江就在那一年离开了家,走向了江湖,徒留莫常宁一人

【成年后】
两人再次见面都已是成年的模样
早就认不出来了,只是见面的第一眼徒升一种异样感
总结来说就是
“可爱,想揍!”“确认过眼神,是想动手的人!!”
然后他们打了一架
打完两人才想起互通姓名
两人均是一愣,笑了出来
一个少林,一个暗香
一个穆江,一个莫常宁
他们立下了截然不同的志向
走向了与志向相反的对方
最终成为了彼此

【再后来】
两人的交集越来越多,少林暗香本身不和
两人也因此摩擦不断
摩擦摩擦,摩擦生热,摩擦出火花
然后俩人就被选中作为少林暗香友好联谊的代表
雅称:联姻
莫常宁:???????
穆江:!?!?????
两个人被师兄弟和师姐推上去的时候是懵逼的
然后他们就被摁着拜了堂
没错,你没看错,字面意思
就是被摁着脑袋拜了堂

【现在】
拜了堂两人就是夫夫了
大家欢天喜地的将一脸茫然的新郎新郎抬进了房间又如潮水一般退了出去,徒留两人黑人问号脸坐在一起
“我们……现在…呃……”穆江开口说了一句话,但又发现气氛实属尴尬闭了口
“……………”
两人就这样沉默着坐在床上内心各自奔过一万只脱缰的西域长颈野马

门外的师姐气的直跳脚:你们两个真的不知道入洞房是干什么吗!!说好的两小无猜竹马竹马在一起很甜呢!!!

留,留个纪念!?估计马上399
虽然好像貌似大概,或者说,根本不会有人说
但还要意思意思问一句
有,有点梗的吗?
什么都行,只要是我吃的cp我都写